【翻译】Evangelion角色分析:明日香

【高能预警:巨量图片】

准备好了伙计们,是时候来一篇关于惣流·明日香·兰格雷的重量级分析了。

原文地址(original post)


前言 (可以跳过这一部分) (For GC: English version below)

这是一篇在去年就应该完成了的翻译稿。当时我从EvaGeeks论坛上看到这篇转帖,当即就着了迷,马上到Tumblr上关注了原作者GC。从去年夏天GC授权我进行翻译开始,我一直在犯拖延症。明日香是我最爱的动画角色,现在我终于可以将这篇对她的深度分析展现给大家。

在翻译GC的文章时,我遵循的是自己的一套方法。为了最大限度地保留原意,我在不影响理解和不显得别扭的情况下都采用了直译。同时为了追求语言的流畅度,我从忙碌的日常中抽出尽可能多的时间来斟酌、精炼词句,尽量使用地道的中文表达。但还是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词不达意的情况。还请原谅。

这篇翻译离完美还很远。现在的版本要我说才刚刚达到了能看懂并理解原文主要内容的水平。文中有很多问题,我之后会提到一些。如果有人通过读我的翻译而有所收获,我强烈建议你们去读GC的原文,这样能获得更多有趣的细节。虽然GC的母语并不是英语,但也比我强出许多。

括号里的内容大多是GC原文中的注释。但必要时我也会将自己的译注放在括号里。这只是为了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GC的想法,所以我也不费心去区分这两种注释了。

在不少地方因为看不懂GC的用语,我只能直译过来。比如我不知道「refused love interest archetype」是什么意思。虽然GC说我可以随时提有关翻译的问题,但主要是我自己没有这个时间去做这件事。所以很遗憾那些直译暂时只能就这样放在那里。我打算之后抽空把不明白该怎么翻的地方整理出来发给GC,再根据回复来修改我的翻译。

在翻译过程中,我重温了几集Evangelion的旧TV版,发现有些地方GC所提到的点是根据英语字幕而来的,但我所看到的中文字幕以及我听到的日语似乎与之不大一样。我对自己的日语听力并不是100%确信,但我查了其中一些的原文从而知道英文字幕并不准确。当然,字幕翻译的准确与否大多没有太大影响,因为很多时候不同的翻译基本是同一个意思。但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虽然我没有戏剧性人格障碍),我决定找时间重看整个旧TV版,并将所有的差异在注释中注明。

现在文中所有的截图都是从GC的原文中复制过来的,所以里面的字幕都是英文的。这主要是因为我没时间去把图重新截一遍。我本来想在每个图下面放上图中字幕的中文翻译,但后来一想我可以在重看有中文字幕的旧TV版时进行截图,这样可以事半功倍。所以这件事情也要之后有空再做了。

最后我想谈一点过度解读的问题。很多人会说Evangelion只是一部商业动画,所以我们的分析都是在过度挖掘一些原本就不存在的东西。我不同意这个观点。在我看来,当作品完成以后,对它的解读就跟作品的制作者的本意无关了。而且,谁说制作人员并没打算让Evangelion被解读得那么深?他们明显把许多值得深入分析的元素放在了一起,这些元素可能并不是原创的,但它们在一起表现出了一个晦涩而又集中的主题,这是极具独创性的。GC用的类似于精神分析(如果不是请纠正)的分析手法是完全合理的,因为Evangelion中出现的大量心理剧场景是不可否认的。(有人会说出现这样的场景是因为GAINAX没有预算了。好吧,但许多元素在TV中出现得很早,而且庵野秀明及其他一些主要工作人员的采访记录也可以证明他们的确是打算把Evangelion做成一部有深度的动画。)

最后我要再次感谢GC同意我翻译这篇文章。我期待着看到GC的更多文章,也打算在空闲时能翻译更多GC的文章。希望大家读得开心!


Preface (You can skip this part if you like)

This is a piece of translation that was supposed to be finished last year. I saw the repost from the EvaGeeks Forum and was fascinated by its cleverness. Then I followed the author, GC, on Tumblr. I’ve been procrastinating again and again since GC authorized me to translate the post into Chinese last summer. Now finally I can present to you this translated in-depth analysis of my favorite anime character Asuka.

I practiced my own methodology while translating GC’s post. To preserve as much information as possible, I followed the principle of word-to-word translation as long as it doesn’t prevent my translation from being understood by Chinese readers or doesn’t sound too weird. Also I have tried my best(in terms of time I spent to refine my work in my already busy routine) to use native Chinese phrases and slangs for language fluency. Still I couldn’t avoid the occurrence of not delivering the accurate meaning. Please forgive me.

My translation is far from perfect. The current version is only, as I would phrase it, legible and understandable in terms of the main idea. It’s flawed in many ways, some of which I’ll mention below. In fact I strongly encourage anybody who enjoys reading this to read GC’s original post in English. You’ll definitely get more details. Although neither of GC and me uses English as the first language, GC’s English is surely way better than mine.

Those texts between parentheses are mostly GC’s original comments. But as the translator, I put my words in parentheses too when necessary. I don’t bother distinguishing them since my intent is to help readers better understand GC’s brilliant ideas.

There are many places where I don’t understand GC’s words at all that I could only metaphrase them. For instance I don’t know what refused love interest archetype is. Although GC said I could ask him for the language he used anytime, it was myself that didn’t have time to do that. So I’m sorry that for now I have to publish my work with all that. Hopefully I’ll sort out a list of not properly translated languages and send that to GC. And I’ll refine my work again based on GC’s explanations.

As I translated, I rewatched several episodes of NGE and found that there are several places where GC took a point from English subtitle that differs from both Chinese subtitle and my understanding of Japanese dubbing. I’m not 100% confident about my Japanese listening but some of them are confirmed by looking up the original script. Of course though, most of them don’t matter much as different translations imply almost the same meaning. But as a perfectionist(though I don’t have HPD), I decided to rewatch the whole NGE and make sure that each difference is noted in comments.

For now all the screenshots are copied from GC’s original post, which explains why they are English-subtitled. I did that because I don’t have enough time to recapture them all from my copy of NGE. At first I thought I’d just put the translation of subtitles under each screenshot. But then I realized that I could just capture screenshots as I rewatch NGE with Chinese subtitles. This reduces total work to be done, doesn’t it? So, another to-do item on my leisure time.

Finally I would like to talk a little bit about the problem of over-interpretation. Many would say that Evangelion is only a commercial anime and our analyses are over-digging something not intended to be there. I couldn’t agree to that. IMHO as soon as the work is done and published, no interpretation should depend on makers’ intent. And who’s to say that the staff of Evangelion didn’t meant it to be analyzed that much when they apparently put elements worth in-depth analyses with ingenuity in ways of combining non-original pieces together to present a obscurely strong theme? GC’s psychoanalysis-like approach(correct me if I’m wrong) is totally legit because no one could ignore the large portion of psychodrama-like scenes in Evangelion.(Some would argue that the reason for those scenes was GAINAX turning out of budget. Well, many pieces emerged very early in the series. Besides interviews with Anno and other major staff can be found, which demonstrate the point that Evangelion was intended to be an in-depth anime.)

I’d like to thank GC again for authorizing me to do this translation. I look forward to more analyses from GC and doing more translations in my leisure time. Enjoy reading!


准备好了伙计们,是时候来一篇关于惣流·明日香·兰格雷的重量级分析了。或者说,让我们来分析是绝大多数随流的爱好者文化是如何没能正确地理解她的。

主要内容:

  • 驾驶EVA之于明日香的重要性
  • 明日香与加持、真嗣和丽的关系
  • 《End of Evangelion》中出现的「地狱厨房」(Hell Kitchen)场景的含义
  • 戏剧化人格障碍(histrionic personality disorder)的一种解释
  • 许多其他内容!

高能预警:本文将提及自杀、死亡恐惧(thanatophobia)、精神疾病、强奸、月经、裸体。基本上也就是任何Evangelion相关的东西所能触发的预警了。这篇文章将会很长,大约两万四千字。如果有任何疏漏,请联系我。

请注意在本文中我将讨论局限于来自TV动画的惣流·明日香·兰格雷(惣流·アスカ·ラングレー),而不涉及到来自新剧场版系列的式波·明日香·兰格雷(式波·アスカ·ラングレー)。这是因为式波是一个与惣流完完全全不同的角色,她们之间的相像仅仅是外表和浅层人格上的。

作为接触实验(Contact Experiments)的一部分,明日香的母亲恭子被剥离了她部分的灵魂,尤其是她母性的那一部分。与唯被EVA完全吸收的惨剧不同,NERV认为他们可以在保持恭子存活的同时启动EVA。毕竟最初他们也并不打算成为彻头彻尾的怪物。

与从一开始就被摆明着被挑选出来的丽和真嗣不同,明日香是第一个非碇源渡系的,从众多候选中脱颖而出的驾驶员。注意,正如剑介在第四话中指出,真嗣所在的学校里每个人都失去了母亲。这是因为NERV收割了他们所有人的母亲的灵魂,以便应对可能需要在他们中间产生驾驶员的情况。明日香显然天资异禀,而且她也打算要好好利用自己的天赋大干一场。

(顺便,零号机和二号机是基于亚当(Adam)而制造的,它们拥有的灵魂并不完整。这一事实解释了为何真嗣的同步率得分能够快速地上升。实际上的最强驾驶员的确是明日香,在《End of Evangelion》中最后达到完全同步之前与量产机的激烈战斗靠的都是她自己的力量。)

不幸的是,由于灵魂被部分剥离,恭子的精神开始失常。她开始对着一个人偶说话,并用把它当成明日香去照顾。同时,明日香的父亲与恭子的医生开始了婚外情,最后他也娶了那位医生。

当明日香成为第二适格者时,她处于一种极度渴望母爱的状态。只要母亲能再看着她,她愿意打破一切规则,甚至毁灭世界。她想着,一次就好,只能要再看她一眼就好。

母亲的精神失常对年幼的明日香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这首先使得她对人偶嗤之以鼻;更重要的是,这使得她极度渴望他人的关注,极度需求自我隔绝,极度想要证明自己的独立。她变得再也不想依靠任何人,再也不会再为了任何人而试图杀死自己。

小结一下:因为她的母亲将注意力都放在人偶而不是她身上,明日香变得既渴望他人的关注却又对再度依赖他人感到恐惧。结果就是她拼尽一切努力想要变得像一个大人。

在那个混乱的社会里,明日香认为成长对于女性来说就是被人看作是一个大人。这一观念由于她将全部的人生价值都寄托在驾驶EVA上而得以内化。事实上,戴在头上A10神经连接器是她的经典形象的一部分。这么说是因为,在明日香版本的「裸体出浴」场景中,明显可以看到她在洗澡时还戴着连接器。而真嗣和丽,或是在动画中短暂出场的其他两名驾驶员,都没有这样的举动。只有明日香这么做了。虽然真嗣和丽也将他们的人生价值寄托在驾驶EVA上,这种寄托的强度远没有明日香那样强。

现在我要破除一个常见的误解。不少动画爱好者将明日香「诊断」为自恋,但我认为她并不自恋。恰恰相反,明日香遭受的是戏剧化人格障碍的困扰。而从根源上来说,这与依赖性人格障碍更为相像。加持是具有戏剧化人格障碍的另一个例子,不过他的心智很正常。虽然他的性格中有着许多的戏剧化元素,但他并没有像明日香那样表现出戏剧化人格障碍。

让我们来粗略地看一看与戏剧化人格障碍相关的症状和行为。因为我们只需要简单的总览(毕竟我们并不是真的要去诊断一个虚拟角色的人格),这里就直接引用维基百科了:

  • 煽动性(挑逗性)的行为
  • 将与他人的关系看得过度亲密
  • 寻求关注
  • 易受影响
  • 语言表达中充斥着强烈的个人表现欲、缺少细节
  • 情绪不稳定、波动剧烈
  • 化妆、把用外表用于吸引关注
  • 情绪夸张、戏剧化

我们可以用「PRAISE ME」(「夸夸我」,是上述各项英文首字母连写)来记忆这些与戏剧化人格障碍有关的常见元素。总结一下也就是说,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是发自内心地相信自己比别人要好,而有戏剧化人格障碍的人却只是将自己表现得比别人要好,同时在内心深处对这么做的自己感到非常厌恶。

明日香毫不掩饰地称自己是最强的驾驶员,并对自己的杰出引以为傲。同样地,她对于自己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女孩也感到非常自豪,特别是从她跟真嗣讲话时提到自己最受欢迎就可以看出。然而,正如我们所知道的,明日香其实非常憎恨自己,这样的憎恨反复地出现,尤其是在故事的后半部分。但在我们开始对她的戏剧化人格障碍的具体分析之前,我们先回到她的背景故事。

在恭子开始接触实验之前,她就没有对自己的孩子有过多少的关注。跟律子和美里的母亲一样,她抚养出了一个渴望关注的孩子。

母亲恭子因为失去部分的灵魂而精神失常,父亲也出了轨,最后还娶了恭子的医生。纵使明日香在看着母亲抱紧怀中的人偶时流露出的目光是如此凶恶和愤怒,她无疑还是很高兴能见到自己的母亲的,并且不断地试图通过表现来获取母亲的关注。

之后,明日香成为了驾驶员,她把这件事告诉了母亲。然而此时她的母亲正打算自杀。在令人不寒而栗的最后时刻,我们看到恭子请求明日香(人偶)跟她一起去死。所有目睹过这一幕的人都不可能忘记明日香是怎么回答的:

只要母亲不抛弃她,她甚至愿意跟母亲一起去死。最后明日香并没有自杀,但这段经历震撼到了她内心的深处:她发现自己完全愿意为他人而死。在葬礼上,明日香告诉自己,她会成为一个大人,从而可以不用再依靠任何人。在童年时期被长期忽略的确是戏剧化人格障碍的的理论成因之一。为了补偿童年时没能得到的关注,明日香说她要成为一个独立的大人,然而她却选择了通过外部认同(external validation)来成为大人。(EVA的一个主题就是,外部认同对于获得属于自己的幸福是无济于事的;认同和爱只能在自己的内心逐渐建筑起来,伴随着「一个人要是都不爱自己,怎么可能学会去爱别人呢?」的想法,等等。不过这些就是下一次的另一篇博客的主题了。)

她的这种想法存在两方面的问题:首先,她认为成人就仅仅是性成熟。明日香迫不及待地想要长大,而这就是问题的症结,尤其是从她与加持和真嗣的关系上来说。她没有耐心地想通过她身边的男性的认同来证明自己的成长。因为这是社会所教给她的,也是父亲抛弃母亲再婚的经历所教给她的。(我个人认为明日香是个无浪漫者。)

在来到日本之前,明日香和加持在船上有一次很能说明问题的对话。从时间上来说,这正好发生在第八话之前。明日香先是谈到美里,说自己不是特别喜欢她。(这在之后很重要,关系到她和美里的关系,以及她与自己的关系。)加持告诉明日香,她可能会在日本交上很多新男友,并且第三适格者(真嗣)是个男生。这就暗示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明日香在德国曾经有过男朋友。并且根据加持所说的,她有过许多男朋友,从一个换到另一个,希望从他们身上获得认同。但当她发现这并不能使她更快乐时,她就变得越来越失望和挫败。

注意:加持和我在这里所说的,指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男朋友」,而是指当明日香来到第三新东京市时那些对她有好感的男孩。即使在践踏他们并表现得高高在上的同时,她还是能通过对自己有好感的绝对人数而获得认同,但显然他们中没有一个能让她真正地感到被认同。不要忘记明日香是从德国唯一的驾驶员变成了甚至在日本都排不上第一的驾驶员,考虑一下这个变化会如何影响她所受到的关注等。之后我再提到「男朋友」时,请记住:我指的是那些她毫不费力就能交上的男性朋友。考虑实际的话,要是有任何人企图跟她约会,最后就会变得跟班长光拜托她跟一位朋友约会时那样——明日香中途感到无趣逃走,留下被抛弃的男孩一个人困在过山车上。

事实上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正如美里通过性爱满足自己,明日香也通过某种方式来填充自己的空虚。然而,美里和明日香这种「用获得的欢愉来代替真正的幸福」的做法背后的逻辑却是大相庭径。美里狂野地做爱,是因为正如她自己所解释的,被人所需要的感觉很棒,即使只是肉体被需要。而明日香则是因为她自身需要被认同。她并不想要被人所「需要」。她所想要的,本质上就是别人能关注她,而她不需要去在意他们。她想要被人所「需要」,并不是在与美里一样(真正的需要)的那种意义上,而是在一种使别人关心她而她不需要反过来也「需要」别人的意义上。美里想要的是双向的需要,而当她发现自己无法拥有这种双向需要时,她就让步于在肉体上被需要。明日香想要的是单向的需要,而这种需要没法使她高兴,因为事实上这种需要是不存在的。她没有办法应付这种情况。

注意:当提及美里的性生活时,我指的是从明日香的视角出发所看到的。从美里与加持的谈话中可以知道,她其实并没有狂野地做爱。但明日香却认为她做了(并且直到人类补完都这么认为)。

其他的一些EVA分析者已经指出了在EVA中反复出现的三位一体的象征手法,比如MAGI超级计算机以及加持-源堂-冬月三人。在这里我不会过度深究,但总的来说,加持代表着年轻而充满阳刚之气的男性;源堂着代表残酷而好战的男性;冬月着代表年迈而充满智慧的男性。这类似于莎士比亚写的《人生的七个阶段(Seven Stages of Man)》那首诗,同样这也是下次博文的话题了。这其中最关键的部分是加持代表着年轻而阳刚的男性,他显然是三人中最性感的。与简单随意地就能圈牢的,很有可能会对任何人投怀送抱那些男朋友不同,加持是一个成年人。他喝酒,抽烟,有着丰富的性爱,并且如果他真的对她有意,她无疑就能成为真正的大人。

所以,很不当地,明日香试图引诱他。

当然,他拒绝了她的探求,因为他不是她的法定监护人(他从来没能培养出一段积极的关系),而且他不是恋童癖(pedophile)也没有少年爱(hebephilia)。不幸的是,这对明日香来说并不单纯只是拒绝而已。这是对明日香作为成年人的地位的否定。加持对她说,「你还是个孩子。」

对明日香来说,没有什么能比被叫作是一个孩子更能伤到她的了。因为正是她还是一个孩子这一事实,差点杀死她自己,使她精神失常到答应跟母亲一起去死。她无法忍受当一个需要依靠他人的孩子这样的想法。她必须马上长大,不是么?

重申一下:明日香并不是爱着加持。或许她对加持是有类似于一见倾心的迷恋,就像年轻的女孩子对有吸引力且比她们小的男孩子所产生的那种迷恋一样。(可以认为,与真嗣相比,她对加持更有那种感觉)

我想指出她说这话时伴随着的彻彻底底的孩子气。「接吻,甚至那之后的事情。」我能拿到的所有字幕上基本都是这句话的不同翻法。(为了能好好地分析EVA,我配着几套不同的字幕看了很多遍,包括官方英文字幕、蹩脚的直翻、爱好者们制作的字幕等,从而在某个字幕可能出错的地方我能知道总体上应该是什么感觉。)她甚至都不敢谈及性爱。她其实根本就没有准备好跟人做爱。

这一幕的构图很有意思,因为我们能从正面看到明日香的乳沟。明日香在EVA的三位女主角中胸围是最小的,但在一些其他场景中,比如不可摧毁的耶利哥之墙(Wall of Jericho,指第九话中明日香关上的隔门)那一幕,她的胸看起来大了一些。但从另一方面讲,在这一幕中她看起来几乎就是平胸。素白胸罩的使用也进一步地印证了她不是个大人这一点。她还是个孩子,还几乎没有从童年中成长分毫,她试图成为一个大人,但还为时太早。她想要成为一个大人从而能够不再依赖任何人,但当她不被认同而是被拒绝时,她又回到了最初的基本需求:

是的。看着她。看着她,因为她的母亲从没看过她,她的父亲也从没看过她,因为她的母亲用一个人偶替代了她,因为到最后她感到自己对别人来说什么都不是。她因此而恨着每个人。她恨其他人类。当然,她最恨的还是自己。

所以设定就是这样:明日香寻找着对自己成为大人的认同,从而能够变得独立而不用再依靠任何人。这是她所反复告诉自己的。而在现实中,她渴望关注。这就是她憎恨自己的原因。她固有的对人类的憎恨和对孤立的渴望,与她由于童年从未获得过关注而产生的能够有人看着她的强烈需要,构成了一对矛盾。

加持拒绝了她。不过这时新选手出场了:第三适格者,真嗣。真嗣是她身边唯一一个同为驾驶员的男孩,而且他作为驾驶员而言很优秀。当真正的大人加持让她失望时,她转而试图引诱真嗣,因为他是一个很好的替代品(从他是人类的救世主等意义上来说)。

说到真嗣,该谈谈明日香在日本的经历了。

在第九话的开头,明日香最终抵达日本时,我们看到了学生们以一种很有意思的,预言性的方式谈论着她:

对我来说这一幕很明显是在暗示明日香无疑会表现得让传言成真:她想让别人以为她很早熟。要知道这可是在我们产生对她的第一印象之前,那么故事的作者早早地将这一预设抛给我们就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了。当然,其他的学生很有力地回应说,她可能只是因为被伤透了心才来到这里的。

起初,真嗣是不大乐意见到明日香的。毕竟她有点喜欢欺负他。而另一方面,明日香显然认为自己美丽动人(大部分的学生都会同意),看到真嗣忐忑不安,立马就开始挖苦伤害他。好戏开场了。

当然,这里的重点在于,明日香会与真嗣交流,是因为真嗣是第三适格者;同样地,明日香与丽交流,仅仅是因为丽是第一适格者罢了。

之后在公寓时,明日香显然深信真嗣将会被当做垃圾而抛弃掉。她都没有怎么再去考量真嗣,而是不断说着他将会如何被取代。这当然是因为她完全没有把他看在眼里,不想为他浪费时间。

借此机会我要提醒读者,加持才是明日香用她那颗小小的少女心去真正在意的男人。

在这里我们还能看到明日香很有意思的一面。

她吐槽了日本人不在门上装锁,并且也没有办法能隔开她和真嗣。基本上随便是谁只要愿意都可以走过这扇门。

现在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回想一下与鸟天使(Arael)的战斗。明日香哀求使徒不要再窥探和挖掘她精神的更深处。她只想让别人看到她的外壳,看到那个「美丽动人的明日香」,那个完美的明日香。在这一话之后的部分,明日香抱怨她在日本的第一次战斗让她显得「不酷」了。她沉溺于只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别人看。所以,仅仅是允许别人走进房间的想法就使她恐惧而愤怒。她感到没有隐私。在德国生活时,明日香可以把内心封闭起来,但到了日本,她没法再这么做了。

嘿,记得我说过明日香的胸有点小吗?仔细看看上面这张截图,再跟在船上的那一幕对比一下,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一段里明日香在向真嗣提出挑战。因为像在德国时那样,她打算利用当地的男孩子来认同自己。现在既然美里已经明确了真嗣不会被换掉,明日香突然就对他有了兴趣,因为他也一样是EVA驾驶员,还是人类的救世主。他的存在是有一定分量的。

所以她就提出了「挑战」。顺便,不可摧毁的耶利哥之墙倒塌了。她试图让真嗣想要她,试图让真嗣渴求她关注她,好让她可以嘲笑他无视他,从而获得认同。跟明日香最初的行动是羞辱真嗣一样,现在她试图创造出一段靠情感负担而使自己处于上位的关系。

当真嗣真的无所动作时,她决定让事情进一步发展。她在真嗣身边躺了下来,让自己的胸部能被整个看到。这下真嗣必须有所反应了。更不用提她当时还在做着噩梦。

不管怎样,她睡着了。真嗣惊慌着,眼睛盯在她的胸上(真嗣被明日香吸引从本质上来讲完全或者说几乎是出于性本能,讲到《End of Evangelion》等其他内容时我们就会明白)。正如明日香期待的那样,他决定上钩了。他准备亲吻她,然而在静谧的夜里,明日香却流露出了她从不想表现在外的真实自我:

尽管成为一个大人是明日香唯一想要的,但她无疑还是个孩子。她等不及想要长大(在上面的截图中你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胸),但却无法逃避对他人的依赖程度之高以及对他人关注的需求,因为她的母亲没有给予她足够的关注。这在她的心上留下了深深的伤痕。

她需要关注,需要成为绝对的第一名,这在接下的几话里驱使着她。在第九话中,她做到了与真嗣「同步」,说明她的确有这个能力,但两人还是没能走出之前发生的事(因为一个人可以在心智无法正常运作的同时从外部看上去一切正常,正如这部作品里绝大多数成年人一样)。在第十话中,她不能忍受真嗣看着丽的泳装而没有注意到她,所以她不仅借热膨胀调侃自己的胸部来挑逗真嗣,还回头喊他看自己的背翻式入水。之后,她宁愿死在火山里也不愿意放弃任务。第十一话中,她甚至为真嗣挡下一击,因为她不能忍受自己没能成为第一,没能成为他人依靠和关注的对象(与此类似地,她在基地停电时也当起了小组的领队),等等。

最后,那个臭名昭著的真香之吻来了。这一吻为许多真香粉所欢呼,他们将其看作是真香恋的有力证明。那我们就来看看吧。

在那一话的开头,明日香又给加持打了电话,这次她在电话里装作自己正在受到性侵犯,以图让加持在意。如果这都算不上是极度的绝望,我也不知道怎样才是了。之后她跟一个男孩出去约会,但她显然中途就跑出来了,因为她说那个男孩很无聊(意思就是在他心里比不上真嗣或是「认同大师」加持)。

美里跟加持出去了。严格来说,美里是跟加持和律子一起出去的,但明日香自然就把这当做是美里(一个她一并不完全喜欢的女人)跟加持的一场约会。显然她对事情的发展感到很不舒服,因为美里作为一个成年人正在获得认同,而加持却将她弃于尘土中。

这时,明日香转而寻求她生命中的另一个男孩,一个她最容易得到身体和认同的男孩:真嗣。她问真嗣他觉得美里和加持在干什么。当真嗣想要避开这个话题时,她又问他有没有接过吻。真嗣回答说没有,她就逼迫他跟自己接吻。但是请注意她脸上的表情:当她要求真嗣跟他接吻时,她看起来既不高兴也不满意,而不如说是一副郁郁不乐、一厢情愿的表情。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加持的事情以及如何获得认同。

注意:明日香也是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少女,而且从我的分析看来,她在这里可能并不是在算计什么。她这么做部分只是出于实验心理,而且她被真嗣所吸引或许只是那种典型的「他们那个年龄的非无性欲(allosexual)的男孩和女孩共处在一个环境下」时所会发生的事。不论如何,让我们继续在明日香在作品中的整体发展的框架内来看这个吻。

对于将要到来的这个吻,真嗣似乎并不是特别高兴。

当他拒绝时,明日香刺激他。正如我所提到的,明日香对于把她对人类的憎恨当作武器来使用已经是驾轻就熟。她提到今天是真嗣母亲的忌日并问他是不是害怕了,这使真嗣木桩穿心。母亲之名遭到侮辱,真嗣回答说他当然不会害怕一个小小的吻。明日香气势逼人地站了起来。她比真嗣要高,而且她向真嗣靠近的镜头被处理得与其说是浪漫不如说是胁迫而高高在上的。

当真嗣和明日香靠近对方时,真嗣的脸稍红了一下(因为他觉得明日香很性感,所以还是有点吃惊的),而明日香却看上去要命地严肃。她犹豫了一会,告诉真嗣不要呼气。作为人类,真嗣显然还是会让她分心的。

接着,她用手捏住真嗣的鼻子,并突然吻了上去。他们一动不动地保持了这个相当尴尬的吻好一会。

可怜的真嗣没法呼吸,他的脸先是变红,然后又变青。明日香几乎让他窒息了。

第一次看到这一幕时,我以为这不过是个勃起的玩笑,因为真嗣两手握拳像是要掩盖裤子里的帐篷一样。或许真嗣一开始的确勃起了(毕竟他才十四岁,正在跟一个异常有魅力的少女接吻。他显然对她有性冲动,还看到过她的胸部,之后我们还会发现他对着她自慰)。但当他们继续吻下去时:

可怜的真嗣这下真的要窒息了。由于缺氧,他的皮肤都变青了。这并不令他开心。最后真嗣实在受不了缺氧带来的致死感,一把推开了明日香,开始大口地喘气,庆幸自己没有真的窒息而死。

然而对于明日香来说,这不仅仅意味着拒绝。这里发生了许多事情:首先,亲吻第三适格者并没有让明日香好受些;其次,真嗣显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没法回应明日香,而是傻站在那儿直到实在受不了而跌跌撞撞地跑开。所以他并不是像加持那样有男人味的「选手」,他在明日香的「认同名单」上自然就排在加持之后;再次,他没有继续而是离开了她,这意味着对她的拒绝;最后,他不是加持。从明日香的角度来想象一下:你梦想中的男人正在跟一个你不是很喜欢的女人约会,而你吻了一个男孩,一边吻一边在心里想,为什么我还是不高兴?为什么?还要多久我才会高兴起来?接着那个男孩突然推开了你,开始大口喘气,很庆幸终于不用再跟你接吻了。

这跟你刚才被加持拒绝可不一样。你是被第三适格者拒绝了,是被一个你在德国随手就能找出一堆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十四岁男孩拒绝了。而他还是你见过的最懦弱的男孩。

明日香转头跑进卫生间开始漱口。

明日香立马把过错归到真嗣头上来试图挽回面子。因为她的恼火跟她刚刚经历了最糟糕的被拒绝情形和最没法获得认同的事情毫无关系,而仅仅是因为真嗣接吻很差劲。(提示:事实正好是反过来的。)明日香还没有成为大人,她还是个孩子。遭到打击时,她只会责怪真嗣。当真嗣直白地问她怎么了,她狠狠地回击说她不高兴就是因为自己吻了他。这说的倒也没错,但她的本意却并不是真嗣所理解的那样。

顺便,这一切都是在加持和美里在分别八年之后重归于好的背景下发生的。一对真爱之间的吻与两个没法交流的孩子之间毫无头绪的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之后,加持拖着美里回来了。他把美里安顿到床上,确保她没问题之后走了出来。因为见到了她亲爱的加持君,明日香看上去精神好多了,立马抓住了这个机会。

加持委婉地拒绝了住下来的邀请,说自己必须得回家,而明日香坚持要他留下来。真嗣或许是个无用的废物,但加持的话一定能拯救她一天的心情。

不幸的是,当明日香试图对加持表现出她最「娇」的一面时,加持拒绝并离开了,留下她一个人站在那里。注意看下一幕中,在观察到一件重要的事的同时,她有多么心碎。

这当然是对这一话之前的部分的回应。就在明日香跟光的朋友去约会之前,她问美里能不能把香水借给她。顺便,这时背景中的电视节目里大概是一对前夫妻在吵架。男的说他还爱着对方,女的说这不可能,因为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而且她花了三年才忘记他。这让人马上联想到美里和加持的关系。但这是不是有可能同时也在影射明日香不顾一切地要成为一个她没能成为的人,然而时移境迁物是人非,一切都回不去了呢?

无论如何,明日香请求借用美里的香水,但美里没有答应。

「这不是给小孩用的。」美里说,毫不掩饰地指出明日香还是个孩子,而自己是成年人,所以可以用香水。自然地加持就会认同美里。没错,美里是个成年人,她值得拥有加持的爱和关注。

而明日香不是。

明日香是个孩子,用不上香水,似乎也并不值得加持的爱和关注。在之后的几话中,明日香继续试图吸引加持的注意,比如她闯进加持的办公室却只发现冬二刚刚被选为第四适格者。又比如她再次被加持拒绝。

跟很多真香粉所认为的浪漫之吻相去甚远,这一幕反而是提醒我们真嗣和明日香不理解对方的场景之一。真嗣想不通明日香为什么不高兴。明日香则根本不在乎真嗣,只是利用他来认同自己。这里根本就没有在他们那个年纪的非无性欲者所面对的性压抑之外的真正的浪漫恋情发生。

(现在我要转变一下话题,来谈谈丽和美里以及他们与明日香的关系。)

在第九话的开头,正如我所提到过的那样,我们看到明日香认为自己是精英中的精英。她问了真嗣第一适格者在哪,并走过去打算跟她交谈。

当她走近丽时,她的影子挡在住了丽正在读的书上。第一适格者对此的反应是将书移开了一点,像是明日香的存在根本没打扰到她而且她完全不关心明日香一样。换句话说,她的行为正好是明日香所寻求的关注的对立面。

对于这一幕的构图我要说几句。他们在室外,在公共场合,被学生围绕着。明日香是极受欢迎的新学生。当她大声宣告自己是二号机的驾驶员时,几乎每个人都在看着她和丽。注意到她特意将丽称呼为原型机的驾驶员。在丽还没说一句话之前,她就把第一适格者放在了低人一等的位置上。

到处都是学生,明日香这么做相当于是把丽扔在了聚光灯下。但丽显然根本不在乎。她很恰当地问,为什么她要跟明日香做朋友。

明日香不说是因为自己想跟丽做朋友,也不说是因为她对丽有兴趣,或是任何普通人会说的话。相反,她说:

因为这样会比较方便,在各种意义上。当然不难理解明日香这么回答只是因为这是她的风格。她不知道怎么跟别人打交道。她只会让自己处于主导地位,很明确地创立一段单向关系,使得别人付出对她的关注,而她表现得一点也不在意他们。不过对于她去找丽这件事我们还是要理解的。她不是想让丽讨厌她。很多人都会忘记这一点:她并不是喜欢到处晃悠给自己找麻烦。她是真心想跟丽做朋友。

然而,丽跟学校里其他人都不一样,她不关心明日香的状态。事实上丽根本不关心任何事情。

这让明日香哑然无声。如果是命令的话,我会照做的。在她看来,跟极度想要成为大人的自己不同,丽就是个只会接受命令的机器人。

从此明日香就称丽为人偶。我们都知道她讨厌人偶,因为她的母亲对着人偶说话,以及她曾经答应只要母亲不离开她,她愿意取代人偶的位置并跟母亲一起去死。由此她将丽与自己所讨厌的一切都联系了起来:一个只知道听从主人命令的人偶,在任何事情上都要依靠主人,完全不会自主思考。在之后至关重要的电梯情节中我们会看到,愿意去死这件事将再次伤害明日香。

不论如何,最初的这件事使他们之间的关系产生了裂缝,此后明日香几次想要接近丽。举例来说,在空天使(Sahaquiel)的那话中,是明日香把丽拉去跟真嗣和美里一起吃饭;她甚至为了去一家适合丽这个素食者的饭店而放弃了她原来的计划。同样地,在同雨天使(Matarael)的战斗后,明日香充满善意地用自己的方式回应了丽的抒发的哲学思绪,而不是侮辱或嘲笑她。等等。

不过明日香的确有着讨厌丽的理由。比如,正如她在停电时所说的那样,她认为丽是被偏爱的,称她是「优等生」。丽当然否定说自己并没有受什么偏爱;她自己很清楚这一点。但在明日香看来,丽就是被偏爱的驾驶员,这是她不喜欢丽的原因之一,因为丽差不多算是挂上了在她看来的「最强驾驶员」头衔。事实上这一点对真嗣也是适用的,但我们之后再讲。

在某种程度上,明日香讨厌丽还因为她觉得真嗣一边像逃避瘟疫一样躲着她,一边却想要接近第一适格者。虽然这种三角关系并没有怎么影响她跟丽的关系,但这里还是要提到重要的一点:加持不认同她,真嗣只在意她的身体(他也把她当做一个朋友来在意,但她几乎看不到这一点,而这里我们是从她的立场来看的)但却似乎有点在意丽。这是一个认同的问题,也是她不喜欢丽的另一个原因。

小结一下:丽是个人偶,她吸引到了一个明日香没法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套牢的男孩的注意,她愿意为了别人而死,她作为驾驶员比自己更受偏爱。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随着故事的发展,明日香开始失去她的同步率优势,同时真嗣开始迎头赶上。直到第十六话开头,美里对他说,「你是最棒的!」明日香将自己的全部价值都寄托在驾驶EVA上,因为除此之外她一无所有。她的母亲在她刚被选上驾驶员时就去世了。她成为了第一架实战用EVA的驾驶员并取得了最高的同步率得分。她是如此在意驾驶EVA以及在驾驶时表现得好看这件事,以至于正如之前提到过的,她甚至在洗澡时都把神经连接器戴在头上。

现在真嗣赶超了她。

为了说明一些EVA的科学设定,我现在要提一下,同步率下降并不全是她自身的原因。从一方面来讲,零号机和二号机是基于亚当(Adam)制造的,所以只含有部分的灵魂。而初号机则是基于莉莉丝(Lilith)制造的,所以含有全部的灵魂。那么真嗣自然就能超过另外两人。另一方面就是明日香自己的「过错」(因为这是可以避免的),那就是她的认同情结。

明日香没能很好地消化真嗣成为第一的事实。而丽似乎一点也不关心。矛盾最后在臭名昭著的电梯情节中爆发。两人在电梯中下行,丽试着跟明日香搭话。

丽解释说必须要向EVA敞开心扉,对此明日香反应激烈,大声反问丽,像是想要说明自己的确做到了这一点。这当然不是真实的情况:明日香把最深处的想法和感情都紧锁起来,甚至都不让母亲/EVA看到(事实上她在《End of Evangelion》中的觉醒部分就是因为她终于在自杀/随后的求生欲中表露出了内心最深处的自己)。丽真诚地想要接近,却被明日香拒绝,这很能说明两人的角色发展是怎样的:丽已经走上正轨,而明日香却重重地坠落。

明日香把真嗣单独拎出来当作是问题的主因,因为她再也不是第一了。她总觉得丽是受偏爱的,现在真嗣也因为同步率的数值而受到了偏爱。

她称丽是个机械傀儡(有些字幕中翻译为人偶,日文原文是「機械人形」),这突出说明了她是多么讨厌人偶。她甚至比较说自己已经「失去优势」,因为她已经沉到如此低谷以至于能拿去跟人偶比较了。

她其实并不坚信自己比真嗣和丽要强,而只是出于某种防御机制假装相信。Tumblr上很多人可能会把这跟「是的,我很完美/是的,我是废物」联系起来。她装作自己是最强的,因为这样比接受真实的自己更容易。她还从别人身上寻求对自己是最强的这一事实的认同。不幸的是,这个世界除她以外的人似乎都不这么想。而作为一个有戏剧性人格障碍的人,明日香应付不了这种情况。

丽真诚地继续试着帮助她,明日香却绝望地喊了出来:

她指望着丽能否认,从而让她确信第一适格者当然能独立做出决定,当然不会简单地因为被这样命令了就真的去死。为什么?因为她不愿意相信自己曾经差点因为母亲让她死就真的去死了。因为碇司令差不多算得上是丽的父亲/监护人,这两者之间就形成了一个很直接的对比。令她无比震惊而恐惧的是,丽承认自己如果被命令就会去死。

她扇了丽一耳光。丽的话冒犯了她,因为第一适格者的这一决定激发了她最深的恐惧。她能够杀死自己,所以自己真的会因为随便什么原因而自杀的想法让她感到恐惧。

而丽证实了她的恐惧。丽承认说,一个被全世界所爱的,站在巅峰的,受到偏爱的(从明日香的立场来看),甚至被真嗣认同了的优秀驾驶员,还是愿意为命令而死。傀儡一样。人偶一样。

之后,在她因空天使的攻击而精神崩溃时,丽拯救了她。丽,一个人偶,她所恐惧的一切事物达到极点的化身,拯救了她。明日香曾经认为自己是个大人,能够独自解决任何事情。但在她最低谷的时候,在她所有的恐惧被空天使悉数掘出时,那个她一直想要逃离的机械傀儡拯救了她。

到最后明日香也没能独立起来。她依赖着别人,没法拯救自己。而且最后她居然是被最依赖别人(从她的立场来看)的人偶所救。

这就像是扇在自己脸上的一记响亮的耳光(对不起,明日香)。这完全摧毁了她所坚信的一切。空天使彻底摧毁了她,而拯救她的却是她最憎恨的东西。

关于空天使还有一些别的内容。不过我们先来讨论明日香跟美里的关系。

在之前的部分我已经涉及到了两人关系的主要内容。所以现在来小结一下:总的来说,美里代表着明日香想成为而又不想成为的人。美里是一个被认同的大人,她有性生活并且赢得了加持。明日香想像美里一样做一个独立的成年人(她吻真嗣部分也是因为她认为这也是加持和美里在约会时做的事情),从这点上来说她想要成为美里。然而她又觉得美里很恶心;她在问到自己长大之后会不会也变得像美里一样时感到恶心,因为性而觉得美里不知羞耻。她实际上并不想成为美里;她内心的深处其实并不渴望长大。

(回到认同的话题。)

谈到与空天使的战斗,现在正好可以总结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然后继续讨论。在空天使之前,我们看到明日香再次试图给加持打电话但未能遂愿,之后她又注意到真嗣在跟丽说话。注意加持和真嗣这对共轭在这里又出现了:当无法获得首要目标(加持)时,她就会转向次要替代(真嗣)寻求认同。这次她把真嗣跟第一适格者讲话看作是自己输了。对此她反应木然。同时从EVA首席驾驶员和拥有认同(她以前总是跟加持和她在德国的男朋友们在一起,但现在他们都离开了她)的地位上被踢下来,她奔溃了。

在第二十二话,也就是被爱好者们称为「明日香的精神强暴(mindfuck)」的那一话开头,初号机因为试图吞噬力天使(Zeruel)的核来觉醒成神而被封印。SEELE没有时间也没有耐心去对付源渡的小把戏,让初号机和真嗣坐上了冷板凳。明日香被派出去调查、对抗并打败空天使。她很清楚这场战斗与自己利害攸关。她知道自己作为EVA驾驶员的名声和地位都在此一举。而且,要是失去了认同地位,她大不了就放下认同,继续靠着最强驾驶员的地位乘风破浪。她还是能重振旗鼓的。

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戏剧性人格障碍的常见症状),明日香不允许自己出丑。

然而,空天使开始窥探她的精神。跟其他使徒相比,空天使并不打算伤害任何人(的确,除了明日香以外它没有伤害任何人。即使是对明日香,与其说是充满恶意的攻击,不如说是像一个孩子想用一把铲子去探查一只小动物,却没意识到自己拿错了工具)。

美里命令明日香撤退。但她把这次作战看成是最后一次站在聚光灯下的机会。撤退就相当于彻底的失败。要是现在走开了,逃离了,她就再也无法得到关注了。

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很有真嗣风格的那一刻,她下定决心不逃跑。

当空天使继续窥探时,我们看到了明日香经常说的:她无法忍受别人看到自己的精神,内心和灵魂。她很小心地培养出一个外部形象,这个形象却是如此易碎,暴露出里面那个抑郁而有自杀倾向的孩子。对明日香来说,能将她最糟糕的回忆和被压抑的自我挖掘出来的的空天使无疑是最可怕的噩梦。这个使徒在无意中将她的内心统统挖掘了出来。

其实我在这里想说几句题外话。就Evangelion这部作品而言,用手捂住脸的镜头是我的最爱之一,因为我喜欢那种头发晃动的样子。我本想做些动图,但写这篇分析已经很累人了。还是回到分析吧。

整个过程中最糟糕的是其他人都听得到她的声音。虽然我们不知道她在脑子里对空天使说的事情有没有被中央教条(Central Dogma)里的人听到,但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的。而且从她一直在惊声尖叫来看,他们很可能听到了。

在我们讨论她所说的内容之前,要记住这一点。想象她刚刚结束这场噩梦,很清楚自己不仅刚刚经历了一场精神崩溃,而且所有人都清楚地听见她哭泣着崩溃。因为对抗使徒拯救世界是公开的作战,她奔溃的事情肯定会或多或少地被新闻报道(当然SEELE和NERV肯定会篡改一些信息,但要紧的是明日香会觉得到处都是关于自己的报道)。

空天使先是让明日香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她的母亲是如何成天在GEHIRN工作,从来不会专门抽出时间来陪她或是她的丈夫(这是明日香与美里的一个对比,也是与律子的对比。不过我完全可以再写一篇文章来谈谈明日香-律子对比以及在Evangelion中反复出现的被拒绝的伪爱原型(rejected love interest archetype));母亲是如何在被抽离部分灵魂而精神失常后终于开始展露母性;她的父亲是如何跟母亲的医生出轨而抛弃母亲;母亲又是如何为了一个人偶而抛弃她;她是如何答应母亲,只要不抛弃她,就愿意去死;母亲是如何自杀的;她是如何决定以后再也不会哭泣的(这很重要);如她自己所说,这些全都是她再也不愿想起的回忆。

她当然不想记起来。她理应是完美的,不应该有这样的背景故事,不应该像这样遭受痛苦,像这样哭泣。她在内心深处不应该是个伤痕累累、寻求关注的孩子。

最令人恐惧的是,那个作为她母亲化身的人偶没有认出她来(这部分画面在第二十二话的导演剪辑版中才有),问她是谁,这对强烈地追求独立并渴望关注的明日香来说是致命的一击。

明日香是谁?是她披上的外层形象(也是很多爱好者文化所消费的那个形象),还是里面那个崩坏了的明日香?

我们看到一个充满自信地做着自我介绍的明日香,飘动的长发突出了她的美丽,大张旗鼓地吸引了众人的关注;接下来是一个一见面就用她的口头禅「你是笨蛋吗?」来打击别人的明日香,因为任何能看穿她的人必须马上被置于低人一等的位置上,以便她能站在顶端接受来自众人的注目;然后是一个自鸣得意地说有机会来炫耀她驾驶技巧和获取关注了的明日香;最后是她与加持在船上的那一幕。看着我。那个情色化的镜头反而暴露了她是多么的幼稚和缺乏心理准备。

明日香说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她。(没错,这些的确不是真正的她。)

接着,她被丢进一个恐怖视界(horrorscape),在那里她看到了一个像是加持的人影。她乞求加持(在这里他是所有可能认同她的人物的代表)把她从无意识的人群中救出来。她想站出来。她穿着驾驶服来强调自己的驾驶技能足以使她鹤立鸡群。但仅仅是这一点还不足以把她从单调得像是要吞噬她的人群中拯救出来:她乞求能被认同所拯救,但就现实中一样,这并没有发生。

很多爱好者(我在说你们呢,EvaGeeks Forum)把明日香问真嗣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噩梦中的那句台词归为男女之情(比如说有人认为她想起真嗣是因为她喜欢他)。但并不是这样。下面这个镜头从加持转向真嗣,因为这不仅仅是跟真嗣而是跟加持与真嗣这对共轭有关。她无法拥有加持。她甚至无法拥有真嗣,而真嗣这个既不主动还很娘气的男孩形象已经广为传播。

更糟糕的是,在这里真嗣的脸上是一副丽那样的冷漠表情。他对这一切毫不关心,而他的不关心就是使她奔溃的最后一根稻草。她需要关注,需要别人来关注她,因为她依赖别人来获得自己的幸福。

在这场噩梦过后,我们看到了下面这些关于真正的明日香的镜头。这些镜头里她的台词与之前因为想要成为大人而让别人看着她的镜头里大致一样,但这回画面上出现的形象是一个哭泣的孩子(她还告诉过自己不会再哭泣了):

下一幕是明日香光着身子一个人坐着,空天使问她是不是很孤独。然而她拒绝了空天使(空天使在她眼里是她小时候的自己的形象)。如果她能接受现在的自己并试着在自己的幸福之上重新构建信心,而不是依赖于从别人那里获得的虚假的幸福(这跟Evangelion想要表达的另一个主题有关,那就是不要依赖虚假的自信。不要像真嗣在与夜天使(Leliel) 战斗时那样一激动就拼命过头最后败得一塌糊涂),她就能幸福许多,然而她却拒绝这样做。她不仅不承认自己的弱小,反而重复对自己说着那些要独立自强的准则,即使这些虚假的准则并不能使她更快乐(就像真嗣总是对自己说「我不能逃避」一样),因为除此以外她已经一无所有了。最后空天使问她有没有被(她的母亲)爱过。

因为明日香不爱她自己,所以她显然也没办法去爱别人,正如她在《End of Evangelion》中告诉真嗣的那样(我们会看到在那时她已经知道要如何去爱自己了)。

顺便,请注意幼年的明日香的发夹是故意被设计成跟二号机的四只眼睛相似的。因为在这里明日香不完全只是在拒绝过去的自己,也是在拒绝她的母亲/二号机的灵魂。这也是她的同步率下降得如此之快的原因。相反地,在《End of Evangelion》中她接受了自己的失败,也接受了母亲之后,她得以与二号机同步到足够暴走的程度,不过这一点我们之后会讲的。

当然,就像之前的夜天使一样,空天使完全不听这一套鬼话。

空天使彻底摧毁了明日香的精神,而后丽用朗基努斯之枪将其消灭。明日香惊恐而又麻木地躺在插入栓里。她像胎儿那样蜷缩起来,即使在她试图否定所有甩给自己的过错时也一动不动。

爱好者们将空天使的行为称为「精神强暴」(我个人不喜欢这个词)是有原因的:明日香说自己被玷污了。使徒使她想起了自己所犯下的无法逃避的过错,这让她觉得被玷污了。而且她作为一名驾驶员的最后一战也失败了。她很清楚自己已经完蛋了。她什么都没有了。

当然,最糟糕的是她被救的方式。就像在电梯里那样,最后拯救了她的不是她自己,也不是她的独立,更不是她的驾驶技巧,而是人偶(指丽)。那个会因为来自等同于父亲的存在的命令而去死的人偶。明日香完蛋了,更糟的是她将自己的世界建筑于其上的那些价值观也都完蛋了。

这一事件之后明日香差不多是完蛋了。真嗣站在那,什么都做不了。在接下来的一话里,当丽需要支援时,明日香完全帮不到她,只是坐在那儿,根本无法跟EVA同步。她已经毫无用处。没有人再需要她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真嗣和丽是把她当做朋友来关心的,而且在第二十四话以及《End of Evangelion》中也可以看出其他人也都很关心她的状况。)

紧接着,她显然是在没让任何人阻挡的情况下逃走了。事情会这样,部分是因为美里认为应该让真嗣和明日香自己作出决定。这其实是一种很好的策略,只是她放得太松了。就像真嗣在第四话中逃走,最后好不容易被剑介和NERV的特工们找到一样,明日香带着明显的自杀倾向出走了。

有些人讨论过她到底是打算怎么自杀的。有人说她是割腕(所以她才会坐在浴缸里),也有人指出她显然已经绝食很久了,因为可以看到她两颊下的阴影,突出的肋骨,两腿间的距离也远比那种动画中典型的苗条女孩要宽。这个画面算不上是福利,反而令人毛骨悚然。

我们还能看到她把衣服很整齐地叠好放在边上,这在自杀案例中也是很常见的。她坐在浴缸里,因为首先浴缸是一个经常跟自杀联系起来的地方,其次她「我讨厌所有人」的场景(见后文)也是发生在浴缸里的。在整部作品中,水作为一个通用的美学象征而反复出现,它的含义包含了生命、幸福、逃避、思绪、内心等等;而在这里,明日香坐在一个完全干涸的浴缸里,这象征着她身上已经没有丝毫的生命力。事实上,包括浴缸在内,整个屋子都是破烂的。毫无用处。没人有会到这个破烂的小屋来的。这就是这个场景的用意所在。

然而明日香并没有死,因为NERV的特工们找到了她,就像他们找到真嗣一样。正如我们所知道的,明日香最后被送到了医院,之后又被安置到二号机中。她很吃惊地发现自己还活着。我们会在讲到《End of Evangelion》时讲到这一点的。

明日香的补完差不多就是把之前我所讲到的内容过了一边,所以我就只把截图放在这,让你们再回忆一下我一直在论证的观点。

其实,明日香和真嗣在本质(core,呵呵,又是一个双关)上并没有那么不同。他们都依赖于从他人那里得到的虚假的幸福,最后都因此而自食苦果。直到他们学会依赖自己的幸福时,两人才能开始互相理解。

(哈哈,人偶丽又在教训她了。因为即使明日香不愿意,丽还是能理解她的。顺便可以来看看丽的角色发展。从第一话那个连深潜在灵魂深处的感情都无法理解的丽,到《End of Evangelion》中 那个温柔地引导真嗣和其他的人类完成并且最终拒绝补完的丽,这样的变化是惊人的。)

对第二适格者来说,补完只是在简单地重复我们所知道的关于她的一切,不过是以更清晰直白的细节所表现出来的。要是有人没能领悟到其中的一些细节,这时正好可以仔细看看。

与她所有寻求认同的行为混在一起的,是明日香其实想要独自一人的事实。在戏剧性人格障碍之下,在那个寻求关注的轻浮活泼的人格之下,她充满敌意,总是与他人保持着距离。当她一个人或是很失落时,她就变得残忍而憎恨人类。这里所说的残酷并不是那种用「你是笨蛋吗?」来挖苦别人的那种残酷,而是说她能够将对自己的憎恨转化成伤害甚至摧毁别人的动力。

她不想跟美里和真嗣共用厕所,也不想跟他们一起洗内衣。在这里美里和真嗣代表了所有她身边的人。有意思的是,上厕所和洗内衣都是很私人的事。明日香对于「分享」那个她创造出来的轻浮的外在形象没有问题,但她内心的一切都是只给自己一个人看的。最关键的是,她厌恶她自己。

在这一连串画面以及这一整话中,明日香都抱怨了痛经。她说到自己不想成为一个母亲(她不想当母亲却来月经跟充满母性却没有月经的丽之间的对比足以再写一篇分析),还再次提到了对自己的厌恶。明日香不想成为母亲有很多原因。比如很明显地,她母亲的自杀肯定给她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在面对空天使的噩梦中出现)。但为人之母还意味着另一方面:与另一个人共享自己的身体以及整个人生。我想这是成为一名母亲最令明日香恐惧的地方。

在《End of Evangelion》中,明日香在湖的深处醒来,吃惊地发现自己还活着,低喃道,「我……还活着?」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她觉得自己不再对任何人有价值,所以自杀了。她说现在不会再有人看着她了。失去了他人的认同,她什么也没有了,一切都仿佛失去了意义。然而,在EVA的体内,明日香终于与二号机中部分的灵魂同步了起来。

在这里她发现了两件事:第一,她的母亲一直都在看着她,保护着她,随后还会一直提供她所极度需求的关注。第二,A.T.Field其实就是将人类的心灵隔离开来的壁垒。但与渚薰在二十四话中或是真嗣在一开始所采取的消极态度不同,明日香在领悟到这一点之后欣喜若狂。

她拥有A.T.Field,所以她不需要任何人,因为内心的那个自我会永远被那不可打破的壁垒所保护。对代表着人类隔绝(human isolation)的极端的明日香(与代表着人类融合(human union)的极端的丽形成对比)来说,A.T.Field更像是上帝的赐福。与此相对地,人类补完将是她可能经历的最恶毒的诅咒。借助A.T.Field的力量,她能将SEELE的部队和量产机系列全部打败,直到S2机关使得量产机重生为止。这场战斗到这里转向了最糟糕的结局。

在与空天使的战斗中我们看到,明日香把自己的成功和失败都与性联系起来,这具体是因为她总是联系到潜意识中与性有关的部分。就像她说空天使窥探她的内心使得自己被「玷污」了一样,她在《End of Evangelion》中的最终失败也有着很强的性象征。

她先是被朗基努斯之枪刺中,而在那个场景下朗基努斯之枪已经变成了一把象征着阴茎的武器。那些外貌也有几分象征着生殖器的量产机们开始产生反A.T.Field,促进补完的发动。它们共同发起攻击,而不是一个一个来,所以它们代表了明日香所鄙视的一切。它们紧紧包围住她进行了一场仪式般的(高能预警)轮奸。它们落到她身上,侵犯她,将她大卸八块,然后离开了。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我们抛开那堆血块不谈,可以发现二号机受到的损伤使得它看起来很像是怀孕了,它的腹部隆起,像是正在生产或是刚生产完。它高高抬起的头像是对怀孕的恐惧。

这种解释的可能性被明日香尖叫着捂住腹部的画面强化了。

这当然仅仅是受了伤,但这种受伤的方式看上起非常像怀孕。代表着明日香所鄙视的一切的量产机系列攻击了她,剥夺了她那么渴望的隔绝状态。当她试图重新启动EVA并第一次接近暴走时,量产机们用好多把象征着阴茎的武器刺穿了她,这与其说是钉死了她,不如说是反复地刺穿了她,终结了她,征服了她。这不是相对来讲还比较干净爽快的十字架上的钉刑,而是能多混乱能多恐怖就怎么来。

那么,为什么量产机们要羞辱她到如此极点呢?因为即使她已经通过人类隔绝和A.T.Field找到自己的幸福,她仍旧是躲在在二号机中找到这一切的。Evangelion要传达的主题有一部分就是关于拒绝母亲,拒绝子宫般的插入栓,靠自己的双脚站立起来(因为躲在子宫里我们就可以用一种会引起豪猪的困境(Hedgehog’s Dilemma)的方式来选择性地过滤现实)。所以故事要在这里惩罚明日香,因为她用了错误的方式去追求人类隔绝。当她在《End of Evangelion》的最后时刻再次形体化时,她是在EVA已经被摧毁的情况下选择了人类隔绝。真嗣掐住了她的脖子,因为她无法逃避人际接触。作为解决豪猪的困境的一部分,明日香必须理解她最终必须跟其他人类进行交流。不过到这个时候她也已经能够理解、接受和爱自己了。

在这时,一个姑且认为是量子态的丽出现来收集明日香的灵魂。直到临补完(pre-Instrumentality)之前我们都没有再见到她。顺便我想在这里指出亚当-莉莉丝融合体(Adam-Lilith complex)在每个灵魂待收割的人面前都是以他/她想要融为一体的人的形象出现的。而在真嗣面前,它是以渚薰而不是以明日香的形象出现的。不论如何:接下来我们来看明日香和真嗣在补完中是怎么试图交流的。

当补完刚发动时,我们看到了两人之间这一系列精彩的镜头。真嗣被上了传统的象征着男子的阳刚气概以及少年特质的蓝色,而明日香则被上了传统的象征着女性的阴柔气质以及少女特质的粉色。这两种颜色都不是特别适合他们中的任一个。当明日香因为真嗣不理解她而冲他吼(以及很正当地责骂了他)时,我们看到了真嗣眼前一闪而过的一系列画面,悲伤而又无力,与显然被物化了的明日香的画面交织在一起。

到了这个时候,真嗣关注的只是明日香的身体(注意这些画面里都没有的脸;真嗣当然是把她当作朋友来关心的,但从严格的两个自我之间的交流(ego-to-ego communication)的角度来讲,我们看到的就是下面这些):

真嗣无力地为自己辩护,而明日香直截了当地指出他完全就是利用了她的身体(来自慰)。他应付不了活生生的,呼吸着的明日香,所以他只能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脑中想象出来的她的投影,一个只会平躺在那一动不动的明日香。(庵野像美剧《The Office》里那样直直地看着镜头。)

在地狱列车(Hell Train)里,两人之间的冲突随着明日香把胸部凑到真嗣的眼前(注意列车场景的第一张图中没有出现她的脸,这淡去了她的人格而强调单纯的献出身体,说明对真嗣来说任何人的身体都可以)而达到了极点。

她意识到,像美里一样,寻求认同把自己物化成了简单的一具身体,而她真正想要的是作为一个具体的个体被认同。现在她已经知道如何去爱自己(联系之前「接受母亲和接受与人隔绝」的部分),已经能够认同自己,已经不需要别人了(所以她选择了人类隔绝),但她还是能理解真嗣的感受。

我们刚刚看到真嗣经历了地狱列车,接下来明日香出现在了地狱厨房的场景里。地狱厨房就是明日香版本的地狱列车。

在整部作品中,地狱列车场景多次出现,真嗣在其中挣扎于内心的想法和感受。之所选用列车作为背景,是因为在列车上一个人会被许多人包围,却又总是孤独的(只要想想在第一话中真嗣在空荡荡的车厢里听着音乐那一幕)。同时,虽然列车说起来总有一个目的地,但一个人完全可以永远留在车上,不依靠自己的力量,而只是被从一个地方移到另一个地方,到达一些目的地。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地狱列车代表的是真嗣内心的问题(他的逃避型人格障碍,豪猪的困境,以及随波逐流的人生态度)以及当下的状态。

地狱厨房是明日香的地狱。首先,这是美里的厨房。明日香想要的无非是长大成为一个独立的大人,然而她却坐在自己所依赖的监护人的厨房里。其次,这是个厨房。厨房是一个家的核心,是依赖的高度象征,而且我敢说它也是母亲身份的高度象征。是的,这的的确确是明日香的地狱。而且还是个她没法彻底逃离的地狱。

这个场景里有两处值得注意的地方。第一点很明显,许多人都注意到了:在这里明日香和真嗣穿着的是跟之前的接吻场景里一样的衣服,而那个场景正是印证明日香没有得到认同的一个重要部分。第二点不是那么明显:一个咖啡杯打碎在地上,洒了一地。这看上去是随意设置的,但它其实是从真嗣告诉明日香她所深爱的加持已经死了的那个场景中提取出来的一个符号。而那一场景是明日香的认同缺失的另一个重要部分。小结一下:地狱厨房里的这些符号不仅让明日香想起了她一直没能变得真正地独立的事实,还让她想起了自己没能被认同为一个有性魅力的成年人。

(上图是补完过程中看到的咖啡杯,下面是真嗣告知明日香加持的死讯时出现的咖啡杯,如果你不信可以重看一遍。)

在临补完时,明日香以完全隔绝的状态存在着。在这里她很快乐。她一个人待着,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存在方式。然后真嗣突然跳了出来(注意这发生在完全补完之前。在第二十五话和第二十六话中,我们能看到补完缓慢地逐渐完成。有人提到说补完不是花了数年也至少花了好几个月,在这个过程中不同人的自我发生交互,并逐渐回归到最本质的存在)。他跑过来主动提出要一直陪着她,要帮助她。

他能做的太少,来的也太晚了。

明日香曾经寻求过认同,但在她意识到自己的A.T.Field之后,她不再需要任何来自真嗣的认同了。所以她让真嗣不要管她。之后真嗣就只会说「助けて(救救我)」这一句话了,因为光是最初他提出要帮助明日香就只是单纯在伤害她而已。而且事实上他只是自私地试图让明日香来帮助他。当她需要他时,他并不在她身边。

正如明日香所指出的,真嗣并不需要她。真嗣只是需要一个人而已。而她并不想仅仅成为「那个人」;她只想成为她自己。她想要因为自己是怎样的人而受到重视,而不是因为情况所迫使得她不得不做那个善良的好人,尤其不想为了真嗣这么做。因为真嗣在补完中首先选择的是渚薰。

明日香狠狠地驳斥了他的鬼话。她指出他根本不爱他自己,因为她曾经也有过那样的经历。她憎恨自己,但通过理解母亲和自己的A.T.Field,她已经没事了。但她还是拒绝他的存在,拒绝他进入自己的内心,因为她只想一个人待着。她想要与人隔绝。

真嗣继续寻求救赎,明日香继续拒绝。我在这里插一句,真嗣断断续续地反复说着「助けて」,先是低语而后开始咆哮起来,而明日香不断地训斥着他(这一幕的镜头看起来像是真嗣是主角而明日香是反面角色,但注意台词和表情就会发现事实上是倒过来的)。人类补完是明日香最糟的噩梦:作为不折不扣的人类隔绝的象征,她不能忍受这样的侵犯。

于是,作为最终发动人类补完(与渚薰融为一体)的扳机,真嗣掐住了明日香的脖子。真嗣在补完的过程中杀死了明日香,因为她不能忍受自己的存在被抹杀,成为集体中的一员。然而明日香只是冷漠地盯着真嗣,像是根本就没打算去关心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一样。真嗣正要杀死她,而她仍旧不在意他半分,因为她现在已经不需要他来认同自己了。(补完仪式发动,《来吧,甜蜜的死亡(Komm, susser Tod)》的前奏响起,画面将真嗣掐死明日香与赤木直子(律子的母亲)掐死一代目的丽(幼年的丽)联系在了一起。)

在继续之前,我要指出下面这个画面:

在这个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两件重要的事:真嗣躺在地上,咖啡杯也掉在地上。真嗣和加持,明日香曾经试图从这两个男人身上获得认同。她说,「真遗憾」,并不是对于他们两个感到遗憾,而是为自己需要从他们身上寻求认同而感到遗憾。她现在已经超越那个境界了。

补完继续进行。我不打算讨论最初播出的半成品(指《死与新生(Death and Rebirth)》等《End of Evangelion》以外的剧场版本),因为它们在最终的成品中被剔除了,而且我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可分析的。通常只有在作品遭到审查而删除了部分片段的情况下我才会去分析额外的片段,但在这里完全不是这种情况。所以我直接跳到关于《End of Evangelion》的一个可能是最深的误解。

《End of Evangelion》的结局是100%乐观和幸福的结局,甚至比TV动画的结局更好。

我说真的,没开玩笑。

丽和渚薰向真嗣和观众解释说,每个个体只要有回来的意志,就都能回来。

(天哪,好好看看这些画面吧。擦汗。)

与倾向于真香党的「新的亚当和夏娃」的解释不同,明日香和真嗣不会一直搁浅在那片沙滩上的。反之,任何生命形式只要希望从LCL之海回来,就都能恢复原来的样子。我们再一次深刻地听到了唯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

绅士们,这就是Neon Genesis Evangelion的主题:即使处在自杀和逃避的边缘,只要还有生存下去的意志,就能够回头。那这对明日香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真嗣是第一个回来的,这只是因为是他控制着补完。这多亏了丽和渚薰(以及唯)决定把世界的未来交到一个抑郁的、逃避的、有自杀倾向的,但在内心深处又是能够选择生存下去的十四岁男孩的手上。第二个回来的是明日香,因为,再说一遍,她代表着终极的人类隔绝。她代表了最强烈的想要与众不同地活着的意愿。当她寻求不到外部认同时,她曾经被逼得自杀。但现在她能够自己认同自己了。她已经变成了那个尖叫着「我不想死」的女孩,那个告诉敌人自己会将他们全部杀死的女孩,那个伸出手去想要触摸太阳却被她无法控制的力量打回原形的女孩。

但LCL她是能轻松地控制的。所以她第一个出来了,因重塑自己的人形而精疲力尽,就跟真嗣在第二十话中那样(迎战力天使时,真嗣与初号机同步达到400%并被其吞噬,之后身体复原)。真嗣先是看到了第三次冲击(Third Impact)时出发的量子丽,又看到明日香的突然出现,他一时恐惧不已,以为自己还在补完当中。所以他再次掐住了明日香的脖子。

(声明:我必须在这里说明白,我不会为这次或是之前那次掐死明日香的行为做辩护。真嗣是个暴力的女性厌恶者(misogynistic),他的所作所为是完全错误的。这也是我每次看到有人觉得真嗣对明日香或多或少地有男女感情意义上的喜欢时感到愤怒的原因,因为这两个人只会在各个方面互相伤害。)

如果补完已经结束,明日香应该能感受到痛苦。她是感受到了,在冷漠地盯了真嗣几秒钟后,她抬起手轻抚过真嗣的脸庞,告诉他自己能理解他的痛苦,让他知道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确认了补完发生过但已经结束的事实。真嗣停手了,但他的手还停留在她的喉部颤抖着。如果你真的看过《End of Evangelion》,你会注意到有一个加长的镜头,真嗣的手指颤抖着,犹豫着要不要继续掐死明日香。

有趣的是,在最后这个画面中,我们看到真嗣跨坐在明日香身上,像是一个女人跨坐在一个平躺的男人身上一样。事实上这一幕是在映射不久之前的丽跨坐在真嗣身上类似于性爱的那一幕。在这里性别和角色发生了反转和变化,变得更接近于他们真正的自己。

真嗣哭泣着崩溃了,部分是因为庆幸自己拒绝了补完重新活了下来,部分是因为对自己感到恶心。同样地,明日香说出了她那句著名的台词「気持ち悪い(真是恶心/不爽)」。这里有趣的是,根据理解和翻译的不同,明日香可能是在说自己,也可能是在说真嗣,或者是在说他们两个人。我倾向于更笼统的一种解释。明日香感到恶心是因为她刚爬到岸上,通过意识从LCL里重塑自己的人形,却再次发现身边只有真嗣一个人。但同时她也是在说人类的悲哀:她,受了伤,失败了;真嗣,在她身上哭着。等等。这种恶心的感觉是笼统的对于生命得以再次开始繁衍而言的。

这么说是因为Evangelion还传达了一些别的。如唯所说,任何地方都可以是天堂,但并不是任何地方都一定会成为天堂。不过我还是认为这是最振奋人心的一个结局,因为所有的生命都会回归,而这一次真嗣他们能够远比之前更好地追寻他们的幸福了。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评论和不同意见,请给我发消息!这篇文章写得很匆忙,所以我知道它肯定不完美,而且英语也不是我的母语。不过如果你坚持读到了最后,我还是要祝贺你!

(END)

(转载请保留出处,未经许可不得将本文用于商业用途。)